科研作坊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为规范 > 科研作坊 > 正文
结合电子书包的小学低年级识字教学初探
发布日期:2018-03-30    作者:华坪小学    点击率:

闵行区华坪小学 朱冬蕾

要:本文就笔者班级学生和所在年级学生课堂小练习中出现的易错字情况进行数据统计,并在课堂的识字教学环节进行改革,带领学生从汉字的本源学起,了解汉字这样写的道理,以此降低出错率,提升辨析形近字的能力,整体提高学生的写字正确率。同时,结合电子书包平台即时统计学生识字情况,根据实际调整教学设计。

关键词:识字教学 电子书包 数据

《语文课程标准》指出,文字作为语文教育的重要板块,不仅要负起沟通交流的作用,而且还要承担传承民族文化的重任。在实际教学中,教师基本都是用传统的识字教学法,从音、形、义三方面引导学生识记汉字。

这看似没有问题,但是在课堂练习中的反馈却不尽人意。如学习《识字的小秘密》一课时,带有“尧”的这些字,班里总有学生最后要加一点。我们在年级中进行过统计——如果老师不加以强调,错误率竟高达16.8%!识字教学中,很多老师肯定会强调:“写完尧,最后记住不要加一点哦!”殊不知有些孩子偏偏记住了错误的。还有“拔”和“拨”分不清,“漱”的右边老写成反文旁,“雀”底下的四横常漏掉一横……

对于一些零基础的孩子来说,识字让他们很苦恼,对于粗心的孩子来说,经常写错字让他们很懊恼。对教师来说,传统课堂较难及时发现学生识字环节的掌握情况。据统计,我班一年级在看拼音写汉字、形近字组词等小练习中,经常出现得分率低于80%,有些易错字得分率居然低于70%,也就是说,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学生没有掌握好。但是课堂上,这些学生的问题不能及时让老师发现,等到统计出错误,学生可能已经养成了一定的书写习惯,较难纠正。记忆汉字枯燥又乏味,还总是要写错字,学生怎么会觉得汉字很有趣呢,又何谈传承民族传统文化。针对这两方面问题,我进行了课堂教学改进,重新设计识字教学并结合电子书包,对课堂上学生的掌握情况有即时的了解。

一、识字教学,重视汉字

反思自己的识字教学,发现问题在于我总是急于让学生知道这个字怎么读,怎么写,却没有带着他们去探究为什么这样写。识字环节的设计过于随意,学生100%会读不代表100%掌握,落到笔头,还是会出错。很多时候,我们是在让学生“认字”,而不是真正的“识字”。

据记载,超过90%的汉字是形声字。学习形声字,老师们通常让学生借助形旁理解字义。如“氵”的字通常与水有关,“扌”的字通常与手有关等。声旁就是这个字的发音,如“浇”、“挠”等。但其实这些形声字中,又有超过90%的汉字音旁是表意的,它们本身就是一个个象形符号,是这个字写成这样并表达这个意思的本源。这是先民造字的智慧体现,也是属于我们中国人特有的思维——学习汉字不该是机械的记忆,而应该追根溯源,去读懂汉字,进而明白它这样写的道理。

学习“思”这个字的时候,相信大部分老师会同意学生说的“上面一个田地的田,下面一个小心的心,合起来就是思,思想的思。”中国人有句话是“日用而人不知”,因为我们习惯了这些汉字的构造,这些识字的方法,所以并不觉得有任何问题。但是细究下来,如果这样记忆,是不是能理解为“思”就是心田里的想法呢?显然不恰当。看古代汉字中的思——,上面是一个囟,代表头脑,下面是一个心,古人发现心脏不仅能够供血,它也是一个感知器官,具有直觉思维的能力,因此“思”这个字的意思应该是“用头脑考虑,用心灵感受”。而古人造字的灵感来源,不外乎是从看到的事物,经过思考,用汉字来表达自己的感受。

经过现代汉语的普及,我们的思维和古人相比似乎多了一层厚厚的壁垒,蒙蔽了一些正确认识汉字的方式。如“昙”这个字,到底表示“时间短”,还是“看不见”?相信多数人会选择“时间短”,主要的判断依据是“昙花一现”这个词语,我们把词语的意思当成了字的意思——事实上从象形文字看,“昙”就是太阳被云遮住了,看不见了。昙花被称为“看不见的花”,首先它在半夜开花,其次因为它开花时间短。而这样的例子,在平日的教学中不胜枚举,如“穷乡僻壤”的“穷”是“偏远”的意思、“比赛”的“比”是“在一起”的意思……与我们原本的认知真是相去甚远。

想要打破思维上的壁垒,重新认识汉字,重新学习汉字,重新用心设计识字教学,“重(chónɡ)视汉字”势在必行。

二、借助平台,即时反馈

结合本班学生的实际情况,我设计了系列识字语文拓展课,借助电子书包平台即时反馈学生的学习成效。也将拓展课上识字的方法运用到日常的课堂中,对识记易错字帮助很大。

有一节拓展课学习“隹”,借助电子书包平台推送一只短尾小鸟逐渐演变成“隹”字的动画,学生沉浸在自己的pad上,专注地观察、思考,没看清楚还可以将视频重播或者快退在看视频的过程中,学生明白了古人就是这样“近取诸身,远取诸物”来造字的,学生借助视频知道了“隹”的单人旁是小鸟的头和身体,点是它的眼睛,四横一竖是它的翅膀、尾巴,所以汉字里带有“隹”的汉字通常和鸟有关。

课前,我要求学生和家长一起预习,说说自己是怎么记忆“雀”这个字的,28.6%的学生说是小加一个单人旁,再加一个主和一横;71.4%的学生说是少加一竖,再加一个主和一横。按照这样的记忆方式,难怪之前默“焦”的时候,会有60.7%的学生把“隹”的右边少写一横,因为他们脑海中牢牢记着“主”。

课堂上再学“雀”,有学生马上说,这是,表示一只小小的短尾巴鸟。看到了汉字的演变,知道了笔画的来历,“隹”字就这样牢牢记在了学生的脑海中。他们知道了“集”表示很多小鸟在树上休息,“霍”表示骤然下雨,小鸟一下子飞走的情景。接下来,我在电子书包上推送相关象形字和汉字,让学生连一连,或把学过的“集”、“霍”等字让学生填入语境中,正确率全部是100%,平台上还能看到谁回答得又快又好,学生识字的积极性完全被调动起来了,我班至今也没有学生再写错过“隹”这个部件。

似乎打开了正确的识字方式,运用了即时统计平台的成效,学生识字兴趣更高,识字方法更加科学,思维方式得以训练,双管齐下后收获满满。

三、教学应用,初见成效

1、提高识字效率,降低写字错误率

因为在日常练习中,“尧”字出错率较高。我带着孩子们从陶唐氏教百姓烧制陶器的故事说起,知道了古时候的尧写做“堯”,表示用很多土,一层一层堆得很高的样子,在这样的土窑里烧制的陶器特别坚固,所以人们尊称陶唐氏为“尧”,推崇他为部落首领。 到今天,“尧”在汉字中做部件就有“一层一层”、“高”的意思。比如“浇”表示从高处往下倒水,“烧”表示火窜得很高的样子,“翘”是鸟类尾巴上的羽毛翘的高高的模样,“绕”表示一层一层把丝线缠上去……孩子们听得不亦乐乎,班里有个孩子名字里有“峣”字,第一次弄清了自己名字的含义,充满喜悦和满足。在后续的反馈中,我班没有一人写错“尧”,因为他们牢牢记住,“尧”上面的三笔是从“堯”的三个“土”演变而来的,所以不会再多加“点”。以前有学生直到高年级还在写错这个字,实在是因为不知道这个字的本意呀!

“拔”这个字,右半部分的“犮”不是朋友的友加一点,而是“犬”加一个横撇。狗的腿被绳子拴住,自然是要拼命挣扎,想要挣脱。“拔”和“跋”的意思不言而喻,学生写的时候也会想起这幅画面,不再把右边写成“发”了。而学习了“欠”字,知道它表示向外吐气的本义后,我设计了一系列选择题,让学生在电子书包平台上选择正确的字,他们理解了漱口要往外吐,唱歌也需要吐气……之后,学生再也没有把“漱”、“歌”等字写错过。

另外,在本学期开展拓展课伊始,我整理了一些学生课堂练习中经常出错的汉字习题,还有一些和拓展课相关的习题,完成情况如表1,可以说很不理想。拓展课进行了一个学期,在课堂上我也积极运用平台发布课堂练习,小组研讨,即时反馈学生识字情况。期末时我又进行了一次练习,完成情况如表2,学生的成长一目了然。

           (表1)                             (表2)

 

让孩子们在识字的过程中不单是在学习生字本身,更是掌握一种高效且有趣的识字方法,能够牢记汉字的字形,提高写字和运用汉字的准确率。结合电子书包的研讨功能,在同学们的互助讨论下,学会怎样读懂汉字,会让他们在学习的过程中感受文化的气息,逐步地感悟、体会古人造字的智慧,在汉字文化中慢慢提升自己的思维和文化素养。

2、挖掘文本信息,另辟识字蹊径

课本中鲜有一篇课文出现同一个汉字部件组成多个汉字的情况,这就需要教师潜心解读教材,深入解读文本, 潜心梳理不同课文中带有相同部件的生字,或是根据课文内容进行识字教学的拓展。

沪教版《一粒种子》中四次提到种子把身子“挺一挺”,而种子成长的过程也正好对应四个象形文字,学习《一粒种子》后,我将这四个象形字用电子书包推送给学生,让他们根据种子四次“挺一挺”的顺序来给它们排排队。出乎我意料的是,有三分之二的学生能够排列正确。这说明了一个问题——古时候处于造字儿童期的人们的思维,和处于人类成长儿童期的孩子们的思维非常相似,或许这便是为什么一些儿童画的构图方式与象形文字的结构那么类似。

排对顺序后,我给孩子们讲解四个象形字分别对应的是:“甲”——种子破开坚硬的种皮,“氏”——指种子向下伸出根须,“屯”——种子慢慢蓄力,向上顶起的状态,“才”——刚刚破土而出的小嫩芽。再根据他们写字中经常出错的情况,具体讲了“氏”字,引申为“向下”的意思,马上有学生提出“纸”字该怎么解释呢?于是,请他们在电子书包上自行百度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了解造纸术便是其中一种,绞丝旁表示造纸的原料,因为造纸过程需要打浆,沉淀到最下一层,所以这个“氏”在此处表示造纸的工艺。这就是为什么还有另一个“纸”的写法“帋”,代表原料可变,工艺相同。后来到“氏”字专门用来表示姓氏后,这个表示“向下”的意思的“氏”字就被再造成了“氐”(),所以大部分读音为(di)的字,如低、底、抵、砥等带有的都是这个部件了。写的时候,可以根据字的读音来判断是否需要加一点。

上完这节课后,学生追着我要求再讲讲其他几大发明相关的汉字,有孩子跑来跟我说“舐犊情深”,就是用舌头舔自己的孩子,表达母爱;也有孩子在电子书包上用输入法去找带有“氐”的字。他们就像那一粒粒种子,在全新的识字方法的影响下,坚硬的种皮裂开了一条缝,脑海中的壁垒被砸开了一条缝,要想深深扎根,冲破泥土或许还需要很多的努力,但是师生一起加油探索,还是让人充满希望的。利用电子书包统计的一、二年级的小练习数据让作为教师的我更加有信心,让我明确这样的识字教学是踏实有效的,借助电子书包的手段是即时高效的,我愿意去更认真地解读,去学习,去研究。

              (表3)

    

“研究”两字,“研”是指双手拿着杵在臼里转磨,使谷物或药物粉碎,“究”是指将手伸进洞里去摸索,连起来有仔细深入的含义。但是,“深入”是第一步,难在“浅出”,将这样全新的教学方式和电子书包平台结合无疑是一个不错的方式,让学生不再觉得汉字是一些冰冷的符号,而是有温度的,有情感的。感受汉字魅力的同时,随时能够统计学生对汉字的掌握情况,也方便教师了解班级识字的整体情况,对出错率高的汉字及时进行教学上的调整以及巩固练习,学生在数字化的环境中互助学习汉字,接受民族传统思维方式的陶冶,识字兴趣愈加浓厚。

    汉字在一路适应社会变化的过程中不论是简化还是繁化,持续着自己辉煌的文化之旅。将汉字文化发扬下去,是语文教师不可推卸的职责。结合电子书包的小学低年级识字教学改进,也将继续一路探索下去。

参考文献

[1] 仝金钟,袁桂香.“互联网+”背景下的小学语文识字教学创新研究[J].教育现代化,2016(39).

[2]罗丹. 合作学习在小学语文识字教学中的尝试[J].科学咨询,2014(30).

[3]许慎.说文解字[M].中华书局,2011.

[4]陈独秀.小学识字教本[M].新星出版社,2017.

[5]沈建华,曹锦炎.甲骨文字形表[M].上海辞书出版社,2008.

[6]谷衍奎.汉字源流字典[M].语文出版社,2008.

[7]刘颖,苏巧玲.医学心理学[M].中国华侨出版社,1997.

分享到: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