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础教育”实践研究
当前位置: 首页 > 课程教学 > “新基础教育”实践研究 > 正文
风中的等待
发布日期:2004-05-16    作者:    点击率:

季喆婷

三月的微风轻轻地吹,和煦、温暖。

又是一个双休日,穿梭在人来人往的街道,呼吸着春天特有的气息。忽然,林荫道旁一个寂寞而熟悉的身影吸引了我,那不是小峰吗?他背了一个书包,孤独地站在那儿,一张东张西望的小脸焦急又无奈,与我身旁来来往往的行人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我忍不住走过去问:“小峰,你在干什么?”

“我,我在等妈妈。”他无助的眼神望着我。

又在等妈妈。一阵寒意向我袭来,仿佛回到了那寒冷的十二月……

十二月的风,刺骨、冰冷。

六点了,外面天色已黑。终于下班了,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只想快点奔回家。路口,一盏橘黄的路灯下,一个学生在不停地徘徊。无意中一瞥,竟是我班的小峰。十二月的风显然很无情,吹得小峰缩着脖子,不停地搓着小手。

“小峰,妈妈还没来吗?”

“嗯。”他轻轻应了一句,让我感到他似乎有些麻木。

“妈妈说过来接你吗?”“她说让你在这儿等吗?”“你从放学就一直在这儿吗?”“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妈妈还没来?”

“嗯。”他反复着这个字。

我看着他,一时也不知怎么办好,只任凭寒风迎面吹来。一个三年级的学生在遇到状况的时候,只有等,因为那是家长从小教的;要听话,只有听话才是好孩子。

但是如果妈妈有什么急事无法来呢?

“来!”我牵住他的手,“我们去打电话,我送你回家。”

来到电话亭边,拨通了他家的电话,家里没人;爸爸今天上中班,不在家;妈妈不知道上哪儿去了;亲友家的电话他不知道;父母单位里的电话他也不知道。我无奈地挂上电话。“以后你要背出这些电话或带在身边,像现在这些时候就用上了。”我深深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好吧,我们到你妈妈单位里去!”

一路小跑,终于找到了他妈妈的单位。一问才知道,他妈妈下午就出差去了。小峰的手抓紧了我:“老师,怎么办?”

“你冷吗?”一阵风吹来,我不仅打了个冷颤,忍不住问小峰。

“不冷。”

“好,那我们回家。”

又一路小跑,到了小峰家,门户紧锁。

“这样吧,离这最近的是小文家,你爸爸也认识她家,我们到她家去。再给你爸爸留张纸条,爸爸一回来就会来接你。”

我一边写纸条,一边将我的做法一一解释,“爸爸看到这张纸条,就知道我们来过了,然后就来接我们。家里没人,留张纸条告诉爸爸妈妈去哪里,他们也就放心了。你懂了吗?”小峰点点头。

去小文家的路上,风还是很大,我们边跑边唱歌,风似乎没有刚才刺骨,我们一大一小,走得有劲。

到了小文家,我陪孩子们玩了一会儿,正好小文家有小峰爸爸单位的电话,小峰爸爸马上请假把孩子接回了家。

路上,小峰爸爸掩饰不住对我的感谢:“老师,谢谢你了。小峰妈妈本来让他爷爷接的,可他爷爷眼神不好,没看见他,以为我接走了。你瞧,辛苦你了,七点半了还没回家。到我家坐坐吧!”

“不了,应该的,他回不了家我也着急。不过三年级的孩子可以自己回家了,下次应该让他锻炼锻炼。”

“一定,一定。”

“小峰, 以后你还遇到这样的情况,要自己想办法去处理,会吗?”

“老师,我知道了。”

望着父子俩的背影在冷风中越走越远,我终于舒了一口气……

而现在?

“还在等妈妈来接你?”我很不情愿地问了一句。一阵委屈涌上心头:他还在等待。那次冷风中一起回家的经历在他幼小的心灵一定没留下什么痕迹……

“叮铃铃!”一阵清脆的铃声把我从沉思中拉出来。原来是小峰的妈妈。
  “老师,我们小峰长大了。他现在懂得给我留条了。你看!”小峰妈妈递给我一张便条。

“妈妈,

今天上午我们小队活动,我昨天忘了告诉你了。我中午12点在十一街路口等你,我们再一起去姥姥家。

                     小峰”

“这孩子,长记性了。”

“这是季老师教我的,家里没人,留张纸条,爸爸妈妈就放心了。”小峰大声说。

我忍不住笑了。为人师者期待的不就是这种快乐吗?当教师无意间播撒的种子在学生的心里生根、发芽、开出灿烂的小花,那种幸福无法言语,我不知道怎样表达,也许笑代表了我所有的心情。

我再一次回到街上,阳光很暖,轻风很柔,连人群也显得可爱。终于明白什么叫 “入沐春风”。 

分享到: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