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础教育”实践研究
当前位置: 首页 > 课程教学 > “新基础教育”实践研究 > 正文
用爱点亮心灵的暗室
发布日期:2004-05-16    作者:    点击率:

张晓云

 

千年暗室,一灯能破

                  ——摘自《金刚经》

 

小雨是个特殊的男孩,在我接班的第一天,就有了这种感觉。

     在第一天的日记里,他写到:“每当来一个新老师,我就要掩饰所有的缺点,我要博得老师的欢心!”看到这,我笑了笑,这是一个多么坦诚的孩子啊!好强而天真!

    一切如他所愿,我不断地称赞他的好学和善良。一个月后,同学们也纷纷选举他为语文课代表,他工作十分负责,也没有因此而耽误学习。

    可是有一天,他的作业字迹潦草,书面上还有两滩油迹,这使我十分不悦,因为一贯自律的孩子犯错尤其让我接受不了。我立刻将他叫到办公室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让他重写。可是第二天,他的作业更为糟糕,这引起了我的沉思:“难道是我真的受迷惑了?他本来就不是个好孩子?抑或他是个经不得半点挫折的孩子?”小雨又一次来到了办公室,此时的他皱着眉、低着头,微微地弯着腰,显得更为瘦小。

    “小雨,你肯定是受了什么委屈,才会这样对待学习,是张老师让你受委屈了?”话没说完,他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随即不助地抽泣起来。“怎么了?”看到小雨这般伤心,我不禁将他拉到身旁。“这……这两天,是我一个人……在家……”“小雨,坐下,好好说。”我轻轻地按下他的肩膀,“爸爸妈妈呢?”“他们……打架,又走了,还有人讨债……”“爷爷奶奶呢?”“上个礼拜,……爸爸跟爷爷吵架,他们回金山了……”此时的小雨已是泪如雨下。才十岁的孩子,却要经历这样的惊吓和孤寂,真是太不幸了!我当即与他的爷爷取得联系,告诉了小雨的现况,老人家表示要再回去照顾孙子。

    以后的日子,我对小雨格外关注。好几个黄昏,我与他一起共同走到车站,边走边聊。原来在他三岁时父母便离异了,现在与父亲、继母住在一起,继母待他不错,但他爸爸经常在外喝酒赌博,回来不顺心便胡乱打人……当小雨讲到这些时,小酒窝里蕴含着一丝笑意,仿佛在讲一个听来的故事,这是一个怎样的孩子呀?

    不久,他又写了一篇文章,文中说:“老师,其实您并不了解我,在您的眼中我是个爱笑的孩子,但是我的内心却有着无尽的恨。笑只是我的面具,因为整个世界就是一张伪善的大网……”我震惊了,难以相信这出自一个小学生的手,我觉得对小雨的认识才刚刚开始……

    以后的日子,我真正放下了老师的架子,与他共同探讨学习、交流对周围事物的看法。我跟他讲自己的蠢事错事,讲自己的忧愁烦恼,也跟他讲自己也曾是个对世事不满的学生,他也滔滔不绝地讲家里的矛盾,自己的爱恨。我发现,一个倾听者有时也是个不错的心理医生,小雨对家人、对社会的态度似乎温和了点……

    在临毕业前,我送给了小雨一本卡耐基的《快乐的人生》,在书的扉页我写到:“无论你是在快乐中,还是在忧愁中,我都愿意与你共同分享,或是一起承担。随时随地,我都欢迎你来与我交流。”当小雨接过书的那一刻,眼里蓄满了泪水。我希望这本载着我关爱的书能在小鱼感到孤独无助时释放一点热量,我也希望中学时代的小雨能更为乐观……

思考与交流:

孩子虽然生活阅历较浅,但是他们也是独立的生命个体,有着丰富的内心活动。与学生处在同一位置,平等交流,耐心倾听,才能使孩子向你敞开心扉,你才能更好地去教育他,引导他。这是我的观点,对此,你是怎么看的呢?

分享到: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