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础教育”实践研究
当前位置: 首页 > 课程教学 > “新基础教育”实践研究 > 正文
又做学生
发布日期:2004-05-16    作者:    点击率:

蒋方叶

 

其责也先己,而行也先人。

——荀悦

 

 “胖胖,昨天雷雷破坏学校的小树苗,你究竟看见了吗?”我很大声地问,非常气恼,因为昨天在我了解情况时胖胖没有说实话。他红着脸点了点头。

而我一想到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孩子的故意隐瞒,使我在昨天晚上,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去了好几个孩子的家里家访、了解情况的时候,气就不打一处来,我狠狠地批评了胖胖,从爱护公物历数到包庇、欺骗,把问题“升华”到了很严重的程度,直到胖胖慑于我的大嗓门和威严而掉下眼泪,我才觉得他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从那以后,孩子们在我面前似乎都很乖巧,我在欣慰自己把小事化大的举措产生实效的同时,却隐约觉得少了些什么。孩子们面对我,敬畏多过亲昵,我走不进他们的内心世界。

今年,在终身学习的大背景下,我重新拾起了书本,再一次坐进课堂,又成了一名学生。

给我们上“视听说”的林老师年纪很轻,甜甜的笑容,轻轻柔柔的声音,我们直呼她“林”。在一节课上,林说要点名,她很少这样做,大家开始窃窃私语,为那些没有来的同伴担心,因为缺席次数达到一定量是要被取消考试资格的。我的好朋友有两次没来了,我决定为她喊“到”。当林喊到她的名字时,我有些紧张地喊了声“到”,有熟悉的同学回了一下头,林很敏感,抬头问:“哪一位?”同学们看着我,我涨红了脸趴在桌上,心想惨了。林没有发火,她笑着说:“千万别替别人做这样的‘好事’!”同学们善意地笑了,我忍不住也笑了。

那天晚上,我把这件事写成文章发给活泼“精读”课老师王,第二天早上收到她的回信:“我把你的信传给了林,林看后给了我电话,我们在电话里大笑。林和我想告诉你们:很高兴有你们这些学生,我们会努力把课上精彩,让你们舍不得缺席!我们爱你们!”

我沉浸在感动里,从那以后,这两堂课很少有人缺席,老师们也没再点名,我想即使再点名,也不会再有人替别人喊到吧。

又做学生,因为放下英语很多年,在班级中是个差生,却特别爱去上课。

又做学生,因为调皮捣蛋,在课堂上闹了不少笑话,却得到了老师的关注。

又做学生,因为朋友义气,做了欺骗老师的行为,却收到了老师的爱和祝福。

又做学生,因为我的老师的人格魅力,我开始反思自己做老师的失败:从社会走上教育岗位已有五个年头,送走了好几个毕业班,曾经一度很有成就感。在孩子的心目中我扮演的始终是一个“严师”的形象,小到学生写的每一个字,大到学生为人处事的方式,我都严格要求,一有差错,大声的批评、指责总是少不了的,曾有学生称我为“魔鬼老师”。而在这种严格下,孩子们似乎真有“进步”,我也便被这粗浅的表象冲昏了头脑,坚信严师才能出高徒。今天想来真是惭愧。

又做学生,才真正体会到严需有度,严更有方啊。比呵斥有效的是真爱隽永,比严格有效的是人格魅力啊!

思考与交流:

       面对孩子的行为出现差错的时候,很多时候我们发现严厉的批评似乎能更快地起到效果,所以很多时候我们把它视之为捷径,可是这条路真能达到育人的最终目的吗?也有很多时候,我们恼怒并指责学生屡教不改的时候,是否忽视了自己人格魅力的欠缺?

 

分享到:
相关信息